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者家属:见到保姆只想到恨
分类:新闻资讯 热度:

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者家属:见到保姆只想到恨

  文/记者 李东 王荣辉 张子渊 陈卿媛 张蕊

  “杭州保姆纵火案庭审中止,延期审理。”

  当这一结果出现在林生斌面前的时候,他终于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大声喊着“我不服”。

  从庭审前到庭审后,林生斌都始终尽全力保持平静,他不哭,不嚷,举手投足仍旧保持着儒雅的气质,但是在庭上的时候,他终于站起来吼着。

  等待庭审的开始,林生斌等了182天,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

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者家属:见到保姆只想到恨

  开庭前无法入睡 表情平静进入法庭

  6月22日,保姆莫焕晶为了偿还赌债,试图用先防火后救火的方式让林生斌妻子朱小贞感恩后借钱给她,却酿成火灾造成朱小贞和三个孩子遇难。期望早日开庭审理,还死去的妻子儿女一个公道,是林生斌这182天的信念。

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者家属:见到保姆只想到恨

  越临近开庭,林生斌的状态变得很差,前几天,在朋友的推荐下,他去看了《寻梦环游记》,动画片主人公和死去亲友的故事让他感触很深,林生斌的状态略有好转。

  朱小贞的哥哥朱庆丰接受媒体采访时竭力克制说,“明天就要见到大仇人了”。

  庭审前一天林生斌压力很大,他再次出现精神恍惚。律师林杰带林生斌和朱庆丰去熟悉流程,特地叮嘱家属情绪一定要稳定。

  晚上,当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致电林生斌表达采访意愿的时候,他还用平和的口气委婉的拒绝,他说还有很多东西要和律师商讨,婉言谢绝。

  林生斌的亲属说,自从事发后,林生斌的状态很差,几乎可以用崩溃来形容,白天有亲友们陪着他还好,到了晚上他迟迟无法入睡,有时候只能靠喝一点点酒来麻醉自己。

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者家属:见到保姆只想到恨

  12月21日,杭州保姆纵火案如期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按照规定庭审在9点钟开始,8点半的时候,林生斌和律师林杰步行来到法院,林生斌身穿黑色外套,表情平静,在经过安检后与代理律师林杰一起进入走进法庭。面对围堵的媒体,他只是简单表达了一下自己此前的看法“希望重判莫焕晶”。

  面对庭审中止 挥舞双手表示不满

  在庭前会议上,双方律师简单的沟通了流程性的问题,随后林生斌进入法庭后安静地坐下。最后,被告人莫焕晶被带上法庭。

  庭审刚刚开始不久,莫焕晶的律师党琳山提出了管辖异议,其指明根据《刑诉法》的有关法律条款,不止杭州中院对此案有管辖权,因此他向最高人民法院做出调换法院审理的申请,同时要求等待最高院答复后再审理。随后,当庭审判长以犯罪地人民法院管辖,杭州中院依法有管辖权为由,四次予以回绝。

  在党琳山提出异议的时候,林生斌一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关切的看着党琳山和审判长之间的“交锋”,他没有表达自己的意见,但眉头紧锁。

  在党琳山律师最后一次提出时说,杭州中院在强行审理此案,要求退出审理,随后党琳山起身离开法庭。临走时还叮嘱被告莫焕晶,不要回答法庭上任何问题。

  面对这样突如起来的变故,林生斌突然表现的非常激动和愤怒,他突然间站起来,挥舞着手臂,大声吼着“怎么会这样?我不服!”以此来表达着对对方辩护律师的不满。
这一次,他没有克制,法院的工作人员赶快过去安抚,林生斌极力克制,离开了法庭。

  从法庭离开后,现场的媒体都没有再找到林生斌。大约在10点半左右的时候,几乎每个在之前与林生斌或其家属、律师联系过的媒体都收到了林生斌传来的信息,他要在事发的蓝色钱江小区前,与媒体进行一次见面。

  摘掉墨镜眉头紧锁 提到莫焕晶攥紧拳头

  11点40分许,林生斌出现在了蓝色钱江小区,他仍旧穿着开庭时的黑色风衣,两只手放在体前相互紧扣。被媒体包围的他用很低沉的声音发表了自己对今天开庭的三点看法:第一,他谴责对方律师在本次案件中的行为,希望能够尽快开庭;第二,他不解为何今天庭上会出现问题;第三,他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来旁听该案的庭审,能够公平公正公开的审理此案。

上一篇:山西太原市纪委监委:明确转隶人员相关待遇暂不 下一篇:媒体:扒一扒民进党迫害爱国统一人士的阴险招数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