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快乐梁静茹歌词】拆房官员先后落马“拆迁先进”6年未获赔偿
分类:新闻资讯 热度:

【分手快乐梁静茹歌词】拆房官员先后落马“拆迁先进”6年未获赔偿

  中新网河南新闻4月15日电(记者 吴扬)“7年前,在宛城区和仲景街道办事处官员的动员和承诺下我率先拆了房。谁曾想动员我率先拆房的官员先后落了马,结果是我不仅一分钱补偿没拿到,反而倒贴20万元。”谈起7年前的那次农运会拆迁,南阳市民张欣至今一脸茫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官员口头承诺,居民率先拆迁

   张欣是南阳市的一个普通市民。

   2009年初,张欣、朱经献等8户市民从南阳市宛城区仲景街道办事处泥营村方庄村民组村民手中购买了2亩多地,并在这块地上盖起了8间房,建筑面积有1000多平方。

   据介绍,当时南阳市很流行城里的市民买农民土地盖房,和张欣同期或早于张欣在泥营村方庄组盖房的就有四五十户之多。因为没有政策限制,所以一些市里或者区里官员也参与其中。

  “所谓的买地,其实都是租。只不过一租就是几十年,而且是一次性付款,和买地没什么区别。”当地一村民说。

  转眼到了2011年底,此时南阳市开始为1年后在这里召开的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作准备。这场运动会对南阳市上下来说是件大事,各级领导都很重视。拆迁是推进农运会场馆和城市配套建设的主要难题。由于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要兴建的大部分项目都集中南阳市宛城区,这让宛城区的上下级官员倍感压力。

  为了配合市政府搞好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的各个建设项目,南阳市宛城区政府专门成立了“宛城区服务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筹备工作指挥部”,由时任区委常委、副书记党长双任指挥长,成员包括宛城区城乡建设规划局局长李德森、宛城区仲景街道党工委书记、办事处主任、副书记在内的涵盖区公、检、法、国土等部门的相关负责人。

  2011年11月6日,“南阳市宛城区服务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筹备工作指挥部”印发了《宛城区仲景街道泥营社区城中村改造工作方案》和<宛城区仲景街道泥营社区城中村改造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并于之后开始了大规模拆迁行动。

  张欣告诉记者,他所在的村庄拆迁工作是从2012年的四五月份开始的。最初指挥部的拆迁安排是从村前拆到村后,因阻力太大,拆迁炮车无法进村,之后指挥部又决定由后向前拆。这样一来他和其他7户村民合建的那栋房子就成泥营村方庄组要拆第一栋房子。当时在指挥部身兼征收组、安置组两组组长、南阳市宛城区仲景街道办事处党工委副书记周书军,宛城区城建局官员朱克俭、村干部黄保林等反复动员他拆迁,并承诺他的房子按照一层赔两层。

  “对于这个承诺,仲景街道办事处党工委副书记周书军还当着我的面给时任宛城区城建局局长李德森打电话,李在电话中明确表示,同意这个拆迁补偿标准。”

  张欣告诉记者,对于指挥部的这个承诺,其他几户是有担心的。但他觉得政府官员都这么说了,应该没有问题。因此,也就没有犹豫同意指挥部先从他们这所房子这拆起。为此,他还挨了不少骂。

  一位当年在指挥部工作的村干部对记者说,不要小看张欣这一表态,其实很关键。张欣的房子如果顺利拆了,以后的折迁工作就会很顺利。张欣的房子如果拆不了,接下来的工作可能会更难。

  这一点在泥营村拆迁指挥部和宛城区仲景办事处分别于2013年、2014年、2015写给南阳市宛城区政府农运会拆迁指挥部的报告中也得到了证实。

  2015年元月,一份落款是为“宛城区仲景办事处”的《关于张欣、朱经献等八户房屋被拆未进行补偿遗留问题处理意见的报告》如是写道:

  “第二期(安置区)于2012年4月5日召开动员会,4月6日分组进村入户贴公告…….,但群众不理解、不支持、围攻领导及工作人员,阻力很大,村组干部也不带头,后来指挥部几位领导决定从方庄后排开始往前倒拆。”

  报告写道:“为了以拆促迁,指挥部让办事处周付军,城建局朱克俭通过社区黄保林(原泥营村治保主任、综治办主任。记者注)到这几家(张欣、朱经献等八家。记者注)协商”。“通过周付军、朱克俭、黄保林对八户做了大量工作,最后他们同意丈量绘图先拆后解决。于是2012年4月27日下午,以此为突破口对方庄几个组的折迁工作全面开始(拆除这几户时朱克俭、周付军、龙达企业副经理孙书阁都在现场)报告原注]。

  报告还特别强调:“可以说泥营真正拆迁是从这点开始打开局面的,到2012年5月30日第三期开始时方庄三个组拆迁工作基本结束。此时距农运正式开始不足四个月。”

  拆千户:“倒贴20万元未获分文补偿,官员劝我去上访”

  “起初,我并没有在意补偿的事。心想政府即然答应了肯定会给的,早一天晚一天无所谓的。”张欣说,后来他发现情况不对劲:

  和他们(张欣等)情况相同,占地面积达1488平米的“油田烧烤店”赔了,他们(张欣等)被拆的房子没赔;

  和他们(张欣等)情况相同,占地面积1342平方的“汽修厂”赔了,他们(张铁等)的房子依然没赔;

  方庄一组的一座空院也赔了,他们(张欣等)的房子还是没赔。

  整个泥营村类似他们(张欣等)这样的房子都赔了,他们(张欣等)房子依然没有获得一分钱的补偿。

上一篇:【梦见杀猪】原阳县抱团互助托起残疾人的美好梦想 下一篇:【三国故事的成语】“首付两成就能买房”热传朋友圈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