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信息】重庆“三变”改革激发农村活力
分类:创业故事 热度:

【新年信息】重庆“三变”改革激发农村活力

一年来,三十八个试点村盘活土地六万余亩,七万余农民当上股东

—— 重庆“三变”改革激发农村活力

本报记者 周立 汤艳娟

重庆“三变”改革激发农村活力

  城口县岚天乡岚溪村的连片民宿。通讯员 孔德萍 摄

  12月4日,城口县岚天乡岚溪村连片彩叶装裹的大山里飘起点点雪花,给散布山间的一栋栋古朴民房披上一层薄纱。

  贫困村民廖贵桥见几位城里来的扶贫干部又在实地调研,赶紧出门迎上去,“你们看,政府把我们这100多户村民的老房子改成了新民宿,还让我们加入集体经济组织变成了股东。想到来年我也能办民宿、开餐馆,心里都是热和和的!”

  去年12月以来,重庆有38个村像岚溪村这样,试点“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三变”改革,力图唤醒农村沉睡的资产、聚拢分散的资金、拓宽村民增收的渠道。

  短短一年,“三变”改革激活了38个试点村的人、地、钱等资源要素,实现了“产业连体”“股权连心”,还为全市农村改革探出一条崭新的路子,为乡村振兴注入强劲动力。

  资源变资产——

  建立“合股联营”机制,激活农村沉睡资源

  岚溪村地处偏远的大巴山腹心地带,属典型的高山区、深山区、石山区,素有“九分山水一分地”的说法。全村223户889位村民大多居住在海拔1000-1300米的大山里,大部分青壮年外出打工,是名副其实的“空壳村”。

  然而,这样一个深山里的贫困村却通过“三变”改革,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岚天乡党委书记江奉武告诉重庆日报记者:“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的‘三变’改革瞄准了乡村旅游,探索建立了一个‘合股联营’的机制。”

  2017年,该乡千方百计引进重庆智达旅游有限公司来到岚溪村,先后投入800余万元建成了大巴山乡村欢乐谷、大巴山水上乐园、草籽沟休闲观光步道等景点,接着成立城口县岚天乡岚溪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将村集体总估价为439万元的8个可经营资产,以及225户村民闲置民房改成的民宿、水上乐园等联合入股,让村民们搭上乡村旅游发展的快车。

  以激活廖贵桥等225户村民的闲置农房为例。今年来,岚天乡组织实施“三变+民宿”改造,引导岚溪村集体、闲置房屋农户(房东)与市场经营主体三方构建“经营主体+村集体经济组织+房东”的合股联营机制,共同确定民房改造设计方案,统一组织改造施工,统一运营民宿,民宿收益按股进行分配,建卡贫困户将得到不低于6%的年度固定分红。今年,入股建卡贫困户的人均分红能达1200元左右。

  廖贵桥开心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明年我家经营民宿、餐馆,加上股东分红,收入少说也有个七八万,终于可以脱贫了!”

  “农村‘三变’改革是一项综合性集成式改革,是农村改革的‘牛鼻子’。”市农业农村委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处处长黄君一介绍,去年12月,重庆安排38个主要涉农区县分别选择一个村开展“三变”改革试点,其中包括岚溪村。一年来,38个“三变”改革试点村因村施策,共引入或培育市场经营主体476个,探索了“三变+乡村旅游”“三变+特色种养业”“三变+休闲农业+加工企业”等5个“合股联营”机制。

  据初步统计,38个试点村共盘活土地6万余亩,以及闲置农房等资产535套,集体经营性资产4965万元。

  在农村资源变资产的大力驱动下,这些地方形成了龙头企业聚焦发展规划和产品加工、农民合作社负责生产组织和服务、家庭农场和种养大户引领带头、普通农民专注生产、全产业链收益共同分享的新型农业经营组织形态,促进了小农户和现代农业的有机衔接。

  资金变股金——

  壮大了“空壳村”集体经济,夯实了基层党组织凝聚力

  昔日的合川区太和镇晒经村,特色产业落后,村集体经济“空壳”,土地弃耕闲置率近四成,2014年被列为重庆市级贫困村。如今,一批批外地人却来到村里“取经”,这是为何?

  “这是因为我们村在‘三变’改革试点中,让村集体经济实现了质的飞跃。”晒经村村支书廖先彬介绍,以往,村级集体经济没有任何经济收入,基本办公经费都要上级拨付。有时面对急需办理的民生实事,村里是心有余而“钱”不足,“于是,我们就想把荒废的2000多亩土地利用起来,为村集体创收。”

  去年底,晒经村提出“党建领航、微企助力、产业扶持”的发展思路,摸索出“三变+合作社+业主+贫困户”的发展模式。

上一篇:【萝卜蹲游戏规则】合肥“为民办实事”事项正面向全城征集建议 下一篇:【社会实践总结报告】【精准扶贫 乡村振兴】茶陵龙秋华的小目标:带动一方致富奔小康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