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监管下的“轻资产”:新变种、中介出没和深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强监管下的“轻资产”:新变种、中介出没和深

强监管下的“轻资产”:新变种、中介出没和深

824后,重资产退居二线,以“个人信用”为载体的模式开始登堂入室。他们被称为“轻资产”。

轻资产来势汹汹,却又分化迅速。就在个人消费信贷频频报喜之时,一些以校园贷为首的的贷款形式却又开始神出鬼没。

“无法见光”的底层资产,正在悄无声息地卷土重来。

1.死灰复燃

开学不过一个礼拜,教育部就做出了三令五申的态势。

9月6日,财务司副司长赵建军再次重申了“任何网络贷款机构不允许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的禁令。这道禁令被视为6月底校园贷管理规范后的又一次出击,但也进一步坐定了校园贷死灰复燃的事实。

网贷之家曾统计,在校园贷业务被明确废除后,截至2017年6月23日,全国已有59家校园贷平台选择退出校园贷市场。其中37家平台选择关闭业务,22家选择另寻他途。分别占到了63%和37%。

那么,校园贷是否真的偃旗息鼓了?

“表面看起来都在转型,实际上仍有一些平台是换汤不换药。”某从业人士透露。一部分平台将校园贷进行了“变种和升级”,随即重新“上场战斗”。

据媒体调查发现,虽然停止了网络贷款,但仍有部分所谓的消费贷款还在向大学生提供“超前消费”服务。这些APP页面并不标明“学生借款”这样的相关字样。但整个办理流程中,却依然可以选择“我还在读”这一项。而不论是点击“本科”、“大专”,还是“高中”,所有的分期贷款服务,均能顺利开通完成。

媒体人士透露,许多主打分期消费、生活服务的平台,实际都在暗地里从事学生贷款业务。他们通过与传统银行联合,开发联名卡切入大学生消费分期领域。还有一部分甚至打通校方,以学校名义给学生办理这类卡片。而当在校学生进入网上商城进行分期购物时,便能顺理成章地进行所谓的分期消费。

“为没有还款能力的学生提供消费分期,实际上就是变相的二代校园贷。”业内人士表示。“只是过去是现金,现在是以商品的名义,两者间依然没有丝毫差异。”

然而,这种“变种”的趋势,却还不仅仅蔓延在“购物”这个单一场景上。新型校园贷已悄然无声地在“教育分期”、”旅游分期“、“美容分期”上展开了星火燎原之势。

学生小韩以“暑期求学”目的想在某英语辅导机构报名参与培训,但过万的学费让他倍感压力。“当时机构负责人主动告诉了我申请贷款的方法,并且不需要我提供任何抵押方式。”小韩说。

这种时下热门的“培训贷”,正在深深切入各大中城市的暑期培训、课外辅导等机构,打着“教育分期”的旗号,骗取着求学者的资金。

“培训贷的真面目其实是,不通过征信、不需要求学者任何抵押物。仅仅通过一个身份证就可以给学生放款。“业内人士表示。“这样做的弊端就是,一旦求学者发现课程不适合自己,或是无法继续学习的情况下,平台依然会对学生进行催缴,甚至是暴力催收。”

同样号称“美容分期”的消费贷款亦是如此。

从一些典型案例来看,美容贷的拉客方式已经发展到了线下,并且专拉那些涉世不深的毕业生或者还在校易被忽悠的大学生,最后在其未察觉的情况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为其办理了贷款。而这类贷款制度的严苛相比“培训贷”则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有进入美容店的人,不美容不贷款就不让出门,并且所有反悔的都要被扣钱。”学生小吴说。这些原本想变美的孩子,不仅要经历被忽悠和强制贷款,还极有可能面对来自暴力催收的威胁。

而这些催收者也影射出另一个再度出没的群体——中介。

“如果细心观察,就会发现每一个‘大学生分期借贷’群里,那些所谓的中介依然牢牢盘踞,并未退去。”部分暗访者称。这些数量庞大的中介人员“潜伏”在学生群体中,通过私下或社交平台、QQ群等渠道,拉拢学生贷款。但与过去不同的是,他们不再明目张胆地以“助贷”的名义出现,而是冠上了新的名号——客户经理。

这些“客户经理”拉拢学生,表面上是在各大分期购物和分期贷款平台上进行“内部刷单”,实则是怂恿学生在平台上“分期消费”。而由于垂涎这三四百元的刷单报酬,许多学生以个人名义举债上万。但其中90%都尝到了被断供、暴力催缴的苦涩滋味。

上一篇:精品内容核心营销两手抓 网易传媒全面布局泛娱乐生态 下一篇:这10家资金雄厚的创业公司在2017年倒下了,它们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